页面载入中...

京剧花脸名家吴钰璋去世

  井陉拉花类属北方秧歌,起源于明清,产生并流传于河北省井陉县境内,源于民间节日、庙会、庆典、拜神之时的街头广场花会,是一种当地特有的民间艺术形式。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井陉拉花经过多次挖掘、整理、发展,享誉国内外。

  井陉拉花的音乐为独立乐种。既有河北吹歌的韵味,又有民歌、民间曲牌和戏曲曲牌的音调,还不乏浓厚的寺庙音乐和宫廷音乐的色彩,它的曲牌约有十几首,如“万年欢”、“春夏秋冬”、“爬山虎”、“小儿番”、“粉红莲”、“雁南飞”、“摸”、“八板”等曲牌,“八板”这个曲牌被各村拉花普遍使用,艺人称“踩着八板扭拉花。”拉花“的音乐调式多为”宫“、”徽“、”羽“调,多为 2/4或4/4的中速节奏,特色伴奏乐器有掌锣等。它古朴典雅、清爽动听、深沉美妙、刚健稳重,其风格特征是刚而不野、柔而不糜、华而不浮、悲而不泣,突出特点是节奏鲜明。与拉花舞蹈的沉稳、含蓄、刚健、豪迈风格交相辉映,乐舞融合,浑然一体,现代的井陉拉花,既保持了传统风格,又有鲜明的时代气息。阵容庞大时,气势恢宏。队伍精炼时,特点突出。舞蹈语言多姿多彩,音乐旋律扣人心弦,更具情感容量和艺术张力。

  过去水平高的拉花乐队不仅服务于舞蹈,而且也独立地作为特定寺庙的“朝拜神乐”使用,而“拉花”的内容或欢或悲、或愁或喜,均采用一成不变的音乐,和谐中不无不和谐。有些村的拉花就是先从这个寺庙学会音乐,再从另一个地方学会舞蹈,最后合在一起的。所以,拉花的音乐和舞蹈并非并存并现的。这一点恰与《正定府志》中所述相吻合:“古者,舞不与歌奏同时”,“今文庙之舞与歌奏合一。故乐一奏,而声容兼备焉。”可见,作为参加民间祭祀活动的“拉花”音乐也很可能是“舞与歌奏合一”后形成的特定音乐。

  拉花的乐器有大管、小管、膜笛、笙、龙头二胡、三弦、四股弦、敲琴、云锣、小镗子、小镲、扁鼓。管子是拉花音乐中的灵魂,起领奏作用,在乐曲中时奏时停。那种淳朴、粗犷、浑厚、略带悲怅的音色,。小管的高亢,膜笛的滑音、颤音和花点与大管互相呼应,捧笙以三度、五度和弦将乐曲珠联璧合。云锣以其清脆悦耳的问答式的轮奏,复调旋律与大管配合。小镗子、小镲按花点击拍,管、笙、笛、云锣是拉花音乐中必不可少的主奏乐器,构成拉花特有的艺术魅力以及浓郁的乡土气息。

  拉花道具繁多,多是流传在民间舞蹈中通用的道具,如彩绢、彩扇、伞、鞭、太平板等。在此基础上各种拉花均根据自身的需要而增设。如庄旺拉花货郎担,他表现的是货郎卖绒线的故事,就根据自己角色的需要而加入货郎鼓、货郎架。又如南平望“拉花”送美人,她表现的是护送美女入宫的故事,就加入化装匣以供美女梳洗打扮。拉花道具各有其象征寓意,如伞——风调雨顺;包袱——丰衣足食;太平板——四季太平;霸王鞭——文治武功;花瓶——平安美满等,传统井陉拉花表现内容主要有《六合同春》、《卖绒线》、《盼五更》、《下关东》等。其表演人数多少不等,原为4-11人,少则2人,多则不限,可百人、千人。

  井陉拉花有其显著的艺术特色,以“拧肩”、“翻腕”、“扭臂”、“吸腿”、“撇脚”等动作为主要舞蹈动律,以“花瓶”、“花伞”、“彩扇”、“霸王鞭”、“太平板”等为主要表演道具,加之可称为独立乐种的拉花音乐伴奏,形成刚柔并济,粗犷含蓄的独特艺术特色,擅于表现悲壮、凄婉、眷恋、欢悦等情绪。

admin
京剧花脸名家吴钰璋去世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