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特朗普:我暗杀苏莱曼尼 功绩超奥巴马击毙本拉登

  13日,国新办就银行保险业运行、服务实体经济和防范化解风险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肖远企介绍,总体上看,银行保险机构的风险总体可控,各项运行和监管指标都处于合理区间。

  针对个别银行保险中小机构风险还比较高,且有的风险因为多种原因正在暴露的问题,肖远企表示,银保监会对这些机构进行排查,进行名单制管理,并且想办法进行化解。比如不良资产处置,去年处置了2万亿,就是化解这些机构的信用风险,过去不管是存量还是增量的不良,通过处置也在化解。另外也要求对新增的贷款要严格进行筛查管理、风险控制。还有其他很多常规的监管手段都在使用,使风险得到缓释。

  肖远企指出,对于高风险的中小金融机构除了常规手段外也要采取主动出击的一些措施。比如去年会同人民银行依法接管包商银行,对恒丰银行、锦州银行进行风险处置和改革重组,这些都是重大措施,除了这些机构外还有其他机构都采取了处置不良资产、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通过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兼并重组等方式在处置。对于中小机构的风险,今年同样会采取综合手段,但是根据每家机构的不同情况,因机构而采取分类措施进行化解。

  针对违规搭建的不法金融集团,肖远企表示,2017年初以来银保监会开展治乱象、防风险措施以来,已经整治了一批不法金融集团,这项工作还在持续推进。这些机构通过违法违规手段,采取循环注资、假出资、违规代持、隐形股东等方式入股金融机构,而且入股金融机构以后,也有违法违规的股东行为,比如不符合规定的关联交易,严重干预机构的日常经营,和机构内部人内外勾结进行不法利益输送,这都要从公司治理角度进行整治和打击。

  从初二的时候,席慕蓉开始写日记,那个时候她刚刚随家人从香港到台湾。转入新学校,初来乍到,她没有找到朋友,日记本成了她唯一的朋友。在《我给记忆命名》这本新书中,席慕蓉选登那时的日记,“我常常渴求爱,希望听到别人对我的赞美,我喜欢热闹,我爱出风头,我常常做白日梦,也许有一天我真的可以出国读书,也许有一天我回家了,回到我明驼瀚海的故乡……”

  席慕蓉后来到比利时留学,这些日记本被仔细珍藏,这是席慕蓉家的一个美好传统。席慕蓉回忆,妈妈会拿出一个书篮,将孩子们舍不得丢掉的东西放在里面,一旦回国,这些珍藏将被打开,一切都还在,“我留下了日记,大姐留下了乐谱、录音带,二姐留下的也是日记。”

  席慕蓉最初的诗作也正是写在这些日记本上。她说,写诗对她而言是兴趣,她的主业是画画,即便她的诗集畅销,也从未因此丢掉画画,“我喜欢教书,教书对我不是负担,我喜欢和年轻学生一起画画。”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席慕蓉的诗作在大陆走红。时隔多年,她说,当时没有预想到在大陆掀起热潮,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对畅销带来的所有事情,我曾觉得很害怕,人家给我的盛名,也可以拿走,我还是自己过我的日子。”她更无法回答自己诗集走红的原因,“我的不回答不是说看不起自己写的诗,大家喜欢我的诗,我觉得很温暖。对年轻时写的诗,我很珍惜。”

admin
特朗普:我暗杀苏莱曼尼 功绩超奥巴马击毙本拉登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