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2019年“礼赞祖国·诗韵乡村”全国乡村诗歌征集活动启动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员张慧瑜认为,石一枫在创作中有某种尝试要突破纯文学的限制,让他试图能够抵达比如像《平凡的世界》这样的对一般非文学圈的读者的吸引,他有意识的用很多比较通俗文学和类型文学的手法来写,这是他和一些70后作家不一样的,他非常注重故事性、叙事性,非常注重阅读的快感。

  文学评论家李云雷直言石一枫是一个真正属于新时代的作家,他的几部作品都在写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程,“他用跟我们以前历史叙述不一样的视点在写,比如他用陈金芳的视点来写,用安小男的视点来写,用北京大妈的视点来写,这些确实呈现立体的他对这个时代的理解,有很多被历史忽略的细节,一枫能够抓到这样一些细节,抓到这样一些在历史大的进程之中一些小人物,并且小人物跟大时代之间产生一些关联,这是一枫的眼光特别独到的地方。”

  这几年,从充满“肿胀”意味的小说到超简诗,从“创造性”翻译泰戈尔到网红文《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冯唐制造了不少话题,粉丝越来越多,批评也越来越多。

  他曾自称“诗第一,小说第二,杂文第三”,但在很多读者心里,可能他的杂文更有分量。事实上,这些杂文往往也确实更受市场青睐,一经发表推送,往往就能引爆各类社交网络,比如《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不仅获得上亿阅读量,还引发了更深层次的讨论,几乎靠这一篇文章重新定义了“油腻”和中年男人。

  这次他以近三年在《时尚·COSMOPOLITAN》专栏文章为主的杂文结集,由磨铁图书出版为《无所畏》,被出版方称为“一部袒露自我的真诚之作”。10月20日,在上海世茂广场西西弗书店,澎湃新闻对冯唐进行了专访。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2019年“礼赞祖国·诗韵乡村”全国乡村诗歌征集活动启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